犬牟田宝火

就中间那个氧……长得好像Uwe啊……污死神和背后舞美一起跳僵尸舞,让亡者感受一下地狱的欢乐氛围(

P1:8.19/20观后感……
P2:很久以前的法扎观后感。(……)
P3:很久以前的德扎瞎疼螺丝印象……
P4:Wolfgang.Mozart性转……
我的字总是能恰到好处的毁了一切😛呕呕呕,烂肉边的苍蝇。

“梦里,他叼着一朵玫瑰来看我。我本来很讨厌他那轻浮的举动,但这次,我却由衷的感到高兴,甚至还哭了出来。就这样,我哭着哭着,醒了。还好他已经去世一年多了,不然若被他看到我这个样子,他准会笑话我的。”

“但我情愿他笑话我。”

虽然还想继续画,但我该睡了。

米Flo要开票了,激动到画社会豆哥。

《六英尺之下》中文填词,看着网易云歌词改的……后天就会考了还在不务正业我真是心大……

夏天,夏天嘛。

一个脑洞(来源于班上两位男同学)
萨和莫收到邀请去某个音乐交流会,萨觉得有了莫就是有了音乐,没必要去听那些凡夫俗子瞎逼逼(当然他不可能说出来),就对莫说:“我不去。”,莫叹了口气,说:“那你别动。”,萨很听话的站着不动。突然莫抱住萨,向后拖了两步,跟他说:“我们走吧。”。萨看着莫一脸坚定,笑了一下,说:“好吧。”

(为什么班里的男同学总是奇奇gaygay的啊!)